首页 > 热点新闻 > 电子商务 > 正文

她,是一位对新电商法感激涕零的插画师
2019-01-18 16:59  未知 我要评论

  来源: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

  “自家炖的蘑菇汤,好喝的不得了,188一碗。”

  这句话乍一看,是不是有些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然而,吴婉珊却对此心领神会,在她的笔下,这一碗蘑菇汤要似是而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要把意思传达到了,她的薪酬就会安然入袋。吴婉珊是一名漫画师,她的主顾们现在基本上都是微商和海淘代购。

  坐在吴婉珊的小书房里,可以看到她摆满各种杂物的书桌以及书桌上那台硕大的液晶显示器。几乎每天从清早开始,她的微信和QQ就会忙碌起来,时不时还会有电话打进打出。

  “自从一周前跟老板请了长假,我也就不必像在单位那样提心吊胆了。”吴婉珊回想起过去这不到一个月的时光,眼神中仍带着一丝不可思议,“每天都会有好多代购卖家或者微商加我,感觉时间真的不够用了。”

  吴婉珊以前除了在游戏工作室写写画画,平时并不算是一位网购达人。但是她没有想到,今年元旦起正式实施的“新电商法”,却在瞬间改变了她的生活。

  “新电商法”针对微商、代购、刷单等个人商业行为做出了相关规定,任何无证代购,朋友圈销售都涉嫌违法,无证微商也将面临处罚。在压力之下,很多代购和微商开启了新的卖货方式:模棱两可的文字介绍,配上一幅粗糙的产品“画像”,便可以让买家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在卖些什么。这是不是很有趣?

  1

  元旦之后,手绘商品图需求暴涨

“只要顾客看得懂就行,大家都是心领神会在交易,没啥风险。”“只要顾客看得懂就行,大家都是心领神会在交易,没啥风险。”

  有微商从业者向懂懂笔记展示自己的“朋友圈”:只要晒出的并非实物图,写的也不是具体的品牌、产品的介绍,就不算买卖实物,更谈不上无证经营。于是乎,元旦之后很多代购、微商都转型成为蒙太奇、抽象派达人,通过粗糙的线条画、难懂的文字形式,规避着线上无证销售的法律风险。

  对于熟人圈子来说,老客户大多能理解这些莫名其妙的画作和文字是在表达什么;但是在拓展新客户、新下线时,这种朦胧往往会引发沟通障碍。因此,微商、代购圈子悄然兴起与漫画、美术界的合作,让很多寒冬中的画师过上了“嘉年华”。

  “从元旦之后,订单就没停过,不少活儿通常要等上一、两天。”

  吴婉珊告诉懂懂笔记,自己两年前从某理工大学动漫设计专业毕业后,一直没能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尤其是去年游戏、动漫行业遇冷,不少工作室和公司亏损,她也遭遇了减薪。尽管所在的游戏工作室并没有解散,但业务萎靡的状态下,单位很多员工都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没想到,2018年底一个意外的惊喜到来了。“一开始是我身边从事微商、代购的亲友,找到我希望能帮着画一画用于发朋友圈的产品展示图。”

  一开始她也没明白过来个中原因,“作品”也都是免费提供,直到那些亲友口口相传,开始有陌生微商拿着钱直接“找上门来”。

  “元旦刚过有几个微商、代购加了我好友,要求画些简笔画以代替化妆品和服饰的照片。”吴婉珊笑称,有几个卖家向她展示了之前别人的“画作”,真的是相当不堪,有的甚至将SK-II神仙水画成了立白洗洁精的模样,让她哭笑不得。

  有几位亲友介绍的代购直接表示,希望由专业的插画师“协助”,既不要完全写实,又要画得传神。“她们的目的是减少拓展新客户的沟通成本,提高发展新下线的效率。”由于需求突然放大,很多产品画需求紧迫,吴婉珊也就理所当然地开始了收费创作。

  “目前我的报价比较统一,正面图200元,透视图300元。”以九张一组的九宫格为例,如果按照亲友介绍的友情价收费,折后一套为1500元。没有把手头功夫落下的吴婉珊,每天都可以画出4-5组,平均每天收益都能超过7000元。而那些不少单张、量少的小订单,往往还需要排上一、两天才能“安排”上。

  吴婉珊告诉懂懂笔记,这周已经有微商团队找到她,要求统一为旗下卖家定制成套的产品画像,并要求折扣力度大一些。

  “开始以为就我遇到好运了,结果发现周围有好几个朋友都和我一样,有的人也向公司请了长假,专心在家画产品图。”吴婉珊欣喜地说到,如今一天的收入,远远超过了基本工资。如果公司不同意请假,她甚至考虑辞职在家中专心接单。

  虽然她和家人的周围有一些微商、代购亲友,但她没有想到只是口口相传就有这么多“客户”找来,数量之大让她感到相当吃惊。尽管这几天产品画的订单已经大量积压,但依旧有很多陌生的卖家,通过别人介绍的方式与她取得联系。

  “现在我男朋友也请假在家,每天负责帮我沟通接洽顾客,主要是前期沟通了解需求。”她坦言,尽管工作强度前所未有,但心里却感到很充实。说到高兴处,她笑称可能用不了一个月时间,就能赚出过去两年多的薪水。

  用写实的画作代替产品实物图,用“熬汤”代替液态的护肤品,用多国语言介绍品牌产品……在新电商法实施之后,微商、代购们的需求竟然激活了一个如此传统的行业。

  在游戏、动漫行业的寒冬中,“雪藏”了许久的漫画师和插画师,似乎可以趁此机会赚个盆满钵满。那么,这样庞大的需求和供给是否会迎来行业“价格战”?初尝甜头的画师们,是否会迎来更为“严格”的客户需求?

  2

  手绘产品图,虚实只求“你懂的”

“我不是不会画,是画出来太丑了,这玩意儿还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我不是不会画,是画出来太丑了,这玩意儿还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从2016年开始从事护肤品微商的“二姐”,前一阵儿每天都在忙着删除朋友圈发布过的实物商品图,以防止电商法实施之后,被他人举报。

  “二姐”干过导游,跑过新马泰,在周围的发小和姐妹中被视为头脑最灵活的女汉子。她告诉懂懂笔记,元旦之后她才在同行提醒下开始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删图,主要是担心“被税”的问题。“几乎是一觉醒来,朋友圈全换上了手绘产品图,真够牛掰的!”

  作为一名女汉子,当时“二姐”直接操刀拿起了久违的画笔。不过胆大心粗的她,画出的产品新客户看不出型号,老顾客只能是连猜带蒙,下单后还要仔细询问好几句。这导致她要花更多的时间,解释产品型号、具体功效等问题。

  “朋友介绍我到电商平台上,找了个画画的‘联盟’,代画手绘产品图。”“二姐”无奈地表示,这钱总归是要让别人挣走,所以每绘制一幅产品图,她都务求尽善尽美,必须达到自己的标准和要求。

  “我的要求是不能画得跟照片一样,但又要把握好与实物商品相似的“尺度”,就是要特别传神。

  “二姐”分析到,如果画出来的图不像实物商品,会容易引起顾客误解,影响交易时的成功率,甚至令人反感。但是画得太像,尤其是将品牌、商标和LOGO等特征具象化太精准,就会有法律风险。

  “按照我的标准,就是要在绘制产品图时,寻找一个恰当的平衡点。”她发现,由于最近微商、代购绘制产品图的需求剧增,原本沟通就很费劲,现在不少画师、机构还坐地起价,而且非常不愿多次、反复修改,都嫌这样太麻烦。

  而她始终觉得这事儿不能凑活,于是只能在原有的价格基础上,给画师多加200~300百元,希望对方能够按照要求画出她想要的所谓平衡点:产品色彩、光影一定要自然,棱角分明、特征明显,商标与名称则用虚化的朦胧线条表达出来。但是,经过近两个星期的“磨合”,她坦言依旧找不到能够手绘出精准效果的“灵魂”画匠。

  这两天,虽然画作过程不顺利,但是“二姐”的微商、代购朋友圈却开始讨论,手绘产品图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风险,而且声音中不乏各种分歧。

  “有的说只要有交易,就还在电商法的框架里,就是无证经营。”“二姐”表示,有不少微商、代购朋友现在只是想通过手绘产品的方式,尽快打擦边球减轻库存压力,在春节前清货之后便会“金盆洗手”。“他们做的大的,愿意花更贵的价钱找好画师,反正手里的货尽快脱手就成!”

  从大量手绘产品图与夸张的“擦边球”文案中,不难看出微商、代购从业者对于行业前景的迷茫与焦虑。他们有人甚至担心,过去违规的销售行为会被有关部门查处,并因此忐忑不安。

  在这些从业者心里,手绘产品图与夸张的文案也只是在新电商法在实施之初,暂时规避风险的过渡性“方案”罢了。

  那么,画师界的短期“红利”是否很快就会见底呢?

  3

  游戏团队忙“转型”,抢占短期红利

“速度啊!都加快速度!任务年前都要完成啊。”“速度啊!都加快速度!任务年前都要完成啊。”

  与吴婉珊单打独斗、被动接单相比,85后创业者刘亚勤则显得聪明了许多。

  过去这一年时间里,他所创立的动漫工作室几乎没有接到几单业务。但在元旦后,他却将所有原画组、美工组的同事都召集在一起,号称要打一场硬仗!原因就在于,嗅觉敏锐的他接到了几笔大订单。

  “现在量大的话100元/张的订单我都愿意做,就是快速冲量,聚拢客户。”刘亚勤告诉懂懂笔记,有公开数据表示国内微商、代购的从业人数高达数千万之多,但他深知选择手绘产品图代替实物图,终究只是权宜之计。“如果一切安好,大家能赚个半年一年的钱,如果碰到居心叵测的人,这样的方式就会让不法商人有机可乘。”

  “试想一下,如果产品图片是手绘的,解释权自然归商家所有。”他坦言如果投机取巧的微商、代购玩起“挂羊头,卖狗肉“的把戏,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欺骗、欺瞒消费者,未来商品描述、图片与最终实物不符引起的纠纷,可能会层出不穷。

  刘亚勤坦言,没事儿大家都好,出事儿的话,在电商法的框架下,有关部门肯定会出手大力整治。非实物产品图、擦边球详情介绍这些模式很可能会被规范甚至取缔。“手绘产品图,注定将是一波短暂的红利”。

  “不过这波热潮来了,有钱谁不赚?快过年了,要给兄弟们发工资、发年终奖嘛。”刘亚勤告诉懂懂笔记,尽管知道这门新“生意”有可能被微商、代购钻空子,但每天看着十几万元的进账,他却只有“甘冒风险”,先为公司、团队的薪资着想。“希望能借助这一波看似无稽、短暂的红利,在创业寒冬里过上一个肥年吧!”

  “前天在和几家大的微商品牌谈合作,如果谈成就是几十万元的定制大单。”刘亚勤表示,这样规模的微商机构,只要“画作”能够帮其销出产品,基本上不会计较投入的成本与资金。

  由此可见,新电商法大潮下,微商、代购从业者的心态是多么着急。以往那些喜提名车、喜提游艇,如今似乎真的成了无稽的笑梗。

  微商、代购、手绘、炖汤……作为2019年新年互联网商业领域的第一个“梗”,这些名词儿的确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有画师赚到了大钱,也有创作团队和工作室盼来了曙光。但对于微商和代购群体来说,这却更像是电商规范化经营前的最后挣扎。

  对于吴婉珊而言,这样的“小确幸”的确是天降机缘,而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懂懂笔记在感慨之余也不由得纠结起来:是趁着年前多买几件海淘的产品,还是抓紧在寒假期间去各大院校门口的艺考美术班,突击学习一下?

微信关注

热点推荐:

热点排行:

关键词: 微商(14)代购(9)商法(1)新电(1)插画师(1)

责任编辑:hen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