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网络游戏 > 正文

电子游戏是如何变成军事秘闻主角的
2019-02-15 11:14  未知 我要评论

  来源:游戏研究社(ID:yysaag)

  现实背景 + 少许逻辑 + 大众偏见 = 病毒式的传播新闻。

  军事和游戏,是热血男儿的永恒话题。二者的融合催生出了一个全新的流行文化亚类型——军事娱乐,英文叫Militainment,就是Military和Entertainment这两个词拼一起。

  在这个独特的细分市场中,游戏和电影发行商们会不遗余力的推出军事题材产品。在消费这些文化产品的同时,玩家也很容易沦为被消遣的对象,因为总有一些媒体喜欢制造一些以游戏为主角的军政秘闻。它们满足了大众的好奇心和根深蒂固的偏见,内容还很与时俱进,也一度成为了流传甚广的“新闻”。

  比如在雅达利主机的巅峰期,美国媒体就宣称苏联人把这台游戏机的芯片用到了洲际导弹上。

  911袭击后,又有人推断恐怖分子是靠飞行模拟游戏学会了开飞机。

  到了21世纪的钟声刚刚敲响之后,主角自然就该换成Playstation 2,还有很不听话的中东枭雄萨达姆了。

  “用4000台PS2发动帝国反击战”

  2000年12月19日凌晨1点,美国“世界新闻日报”网站上线了一篇爆炸新闻:美国海关、联邦调查局和国防部情报局正在联合调查一起走私案,目前已经有超过4000台PS2主机被秘密运往伊拉克。

  为了让这台刚发售不久的游戏机(PS2也是)同世界和平联系到一起,报道援引了一位不具名的五角大楼高级官员的话:

  “绝大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PS2拥有数倍于桌面电脑的强大性能,其7500万个/秒的多边形生成能力,将会极大提升伊拉克战术导弹的地形适配能力。它每秒能进行60亿次浮点运算,一旦将这些设备组成超级电脑,萨达姆就可以迅速设计出可以搭载生化武器的无人机,甚至用于模拟核爆炸,最终重启核计划……”

  这段话即便是从“头号索吹”口中讲出来,也绝无半点违和感。

时至今日,你依然可以在WND官网找到原文时至今日,你依然可以在WND官网找到原文

  这则报道很快被大量转载,一时间,好像萨达姆就要靠4000台PS2去征服世界了。受此刺激,当时有玩家甚至一口气买走了十几台PS2,目的是为了让萨达姆的邪恶计划无法得到进一步延续。还有遭遇缺货的玩家高举“萨达姆,把PS2还给我!”横幅,跑到在伊朗大使馆门前高声抗议……

  得亏当年网络不发达,现在这种有明显漏洞的说法就很难吃香了——军工级CPU强调恶劣工况下的可靠性,并不强调性能,民用芯片并不适用。更何况首发版PS2没有硬盘和网卡,Linux套件直到2002年才发布,当时买回来也是砖头。即便软硬件都没有问题了,用PS2进行简单粗暴的集群计算,也存在严重的延迟和不稳定,不适用于需要实时反馈的军工开发领域。

超算系统的真正难点在于网络架构和软件系统,其综合性能不等于1+1+1的累积超算系统的真正难点在于网络架构和软件系统,其综合性能不等于1+1+1的累积

  结果直到2011年美军全部撤出伊拉克,这4000台PS2,连同布什政府苦苦追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依然不知所踪……

  结果,WND的这篇报道开的脑洞,后来居然还被军方自己给采纳了。2009年,美国空军实验室采购了1700台PS3主机,为它们装上了Yellow Dog Linux操作系统,组成代号“秃鹰”的矩阵式超级电脑。其花费只有同等级超算设备的一半,而能耗仅为10%。

  正如前文所言,这种架构简单的集群阵列计算系统存在先天性的延迟问题,所以秃鹰的唯一功能是利用其大规模浮点运算性能,来分析每天从阿富汗前线传回的海量卫星和航空照片,捕捉塔利班活动的蛛丝马迹。它的到来,的确改善了情报分析人员的工作压力。

  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

  2010年5月,出于反破解目的,索尼在PS4的3.21版固件更新中取消了对第三方操作系统的支持,导致“秃鹰”一旦连上外网就会在自动更新之后变砖。军方既无法购入新的主机来增加计算能力,也无法通过质保来替换故障设备——因为换回来的都是升级到新固件的。觉得被坑的美国空军将索尼告上法庭,而后者则反诉军方违反用户协议,擅自将消费类电子产品用于军事目的。

  一真一假,一正一反的两则关于“游戏机组建军用超级电脑”的新闻,也从两方面证明了这个想法的不靠谱。

  军方招募游戏玩家操纵无人机

  和“萨达姆屯PS2”这种比较特殊的“新闻”比起来,“军方招募游戏玩家担任无人机飞行员”的说法在网上更为常见,并且拥有成千上万条搜索结果的新闻,单纯依靠常识已经无法辨别真伪了。

“全球鹰”无人机控制台和一款高端飞行模拟游戏的座舱“全球鹰”无人机控制台和一款高端飞行模拟游戏的座舱

  乍看起来,无人机和飞行游戏的操作环境类似。控制者均是操纵一个“替身”进入战场环境,面对的是从电子信号还原而来的数字影像。再加上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本身高度的自动化特性,确实有着不少遐想空间。

很多军事题材游戏中都设置了无人机关卡,轻松通过的玩家难免有些膨胀很多军事题材游戏中都设置了无人机关卡,轻松通过的玩家难免有些膨胀

  从军事背景角度来看,招募游戏玩家担任无人机飞行员,似乎也是军事大国们的迫切需求。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美军的无人机数量增长了四十倍,其总数已经占到了军用航空器的一半,但操作员的数量却日益捉襟见肘。

近年来,CIA的无人机攻击行动成倍增长近年来,CIA的无人机攻击行动成倍增长

  此前美国空军和海军一直要求无人机飞行员必须为军官,陆军虽然允许士官操作无人机,但同样对飞行经验有严格要求。由于长期存在的鄙视链,现役飞行员主动改飞无人机的人数几乎为零,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造成了无人机队伍很难得到补充。另一方面,这个位于各军种鄙视链底端的岗位,又因为工作量和薪资待遇问题出现了大量离职。任凭发展下去,美军精心打造的21世纪空中无人舰队,恐怕真的要“无人升空”了。

  上面这个真实的背景,结合玩家们的合理想象,便炮制出了互联网上成千上万条的“新闻”——

  接着往后翻,还有更夸张的标题——《美国使用电子游戏招募12岁少年驾驶无人机》。

估计是《安德的游戏》看多了估计是《安德的游戏》看多了

  这些新闻中所使用的关于美国空军如何招募游戏玩家的“证据”照片,几乎无一例外的来自于2014年左翼女导演唐姬·谢伊的纪录片——《无人机》。

影片开场,军方大佬就带人来诱拐游戏高手们去杀人放火了影片开场,军方大佬就带人来诱拐游戏高手们去杀人放火了

  实际上,这段影像是挪威空军在2012年The Gathing局域网派对上举行的一次活动,旨在鼓励年轻人在到达强制兵役年龄时能优先选择空军。至于上文提到的那个关于“军队诱骗小孩飞无人机”的段子,图片也是从中截取的。看过完整片段,我们就会发现图中那位12岁小朋友正在玩耍的并不是兵哥哥带来的军用无人机模拟器,而是安装在自己笔记本中的《微软模拟飞行》。

  打脸,我看就到此为止了。一句话说到底,军方即便再缺无人机飞行员,他们也不会按照这些键盘军事专家的思路去如法炮制。

  非不为也,而不能也。首要的问题,是无人机飞行技术的难度。还是听听行家是怎么说的吧——

  前美国空军无人机飞行员布兰登·布莱恩曾经飞过三年F-16战机,也酷爱电子游戏。在“普通玩家能否驾驶无人机“这个问题上,应该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了。

  关于无人机的操作难度,他的观点有些让人意外——排除高空高速环境给飞行员身体带来的不良反应,驾驶主力战机其实要比飞无人机更简单。因为飞行员可以在空中随时感知飞行姿态,而缺乏这些直观感受的无人机操作员,却要将二维化的屏幕画面想象成三维空间。

  在布莱恩特看来,即便用玩《皇牌空战》的思路去应对,无人机也不是靠一支类比摇杆和几个按键就能轻松驾驭的。内华达州克利奇空军基地的无人机飞行控制中心,和正在中东、中亚地区展开行动的无人机有上万公里的距离。通讯信号在经过卫星中继、解码之后,通常会有2秒左右的延迟。这会影响无人机的响应时间,甚至有可能措施攻击的最佳时机。

  布莱恩特表示这就好像是在网络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去玩FPS的线上对战——指令明明输入了,可角色的反应总是慢半拍,甚至是直接把命令给忽略了。与之相匹配的预判和临场反应能力,在单纯的训练中是无法获得的,必须在实战中去积累。

  这位光头哥认为无人机给操作者的另一个挑战,在于精神层面。

  在驾驶F-16战机的大部分时间内,他只需要关注平视显示器投射的主要飞行信息。

  而在控制MQ-9“收割者”无人机的时候,他需要面对十二台显示器

  在一边完成操作一边和同事处理海量信息的同时,他还要和任务指挥官、外勤人员和协作部门进行沟通。任何一个差错,都会导致任务功亏一篑。

  无人机任务的特殊性,也是普通人的心理状态所无法承受的。影视作品中“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高光时刻,在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中只占极小部分。按下发射按钮前,他们往往要花费成百上千小时,才能确认目标,并且还要等待最佳的攻击时机。

  由于无人机无法获取界定平民和武装人员身份的证据,仅凭一些特定的、可能与恐怖活动有关的行为特征来判定打击目标。一次成功的猎杀行动,所伴随的是许多无辜者的生命,这往往会给按下攻击按钮的飞行员带来极大的心理负担——毕竟,这不是一场虚拟的游戏。 

2004-2013年CIA无人机项目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平民伤亡人数2004-2013年CIA无人机项目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平民伤亡人数

  布兰登·布莱恩特后来也正是因为长期的压力而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被迫提前退役。身为飞行老司机的他尚且如此,我们没有理由相信既无飞行经验,又没有任何军事背景的玩家能够做得比他要好。

2013年夏,布莱恩特在联合国无人机受害者听证会上揭露无人机战争的罪行2013年夏,布莱恩特在联合国无人机受害者听证会上揭露无人机战争的罪行

  即便肥宅们成功绕过了军方对飞行时间、军衔所设置的一系列高门槛,在媒体杜撰出来的特训下成功实现弯道超车——这样一部每天要玩足8小时,每年超过2000小时,并且只有一关内容的“游戏”,也会让他们掉头就跑的。

  “使用PS4策划巴黎恐怖袭击案”

  2015年11月13日,IS组织在巴黎的七个地点展开大规模协同袭击,有129名平民在事件中丧生,超过300人受伤。奥朗德总统随即宣布法国进入战争状态,这就是震惊世界的11-13巴黎恐怖袭击。

  然而在案情尚未调查清楚之时,《每日邮报》《镜报》等数十家英国老牌报纸便异口同声的宣称,恐怖分子可能通过PS4的内置聊天工具进行联络。《每日快报》更是在头版头条位置刊出了骇人标题——《IS使用PS4制造巴黎大屠杀》…… 

  这些媒体的证据,来自于比利时内政部副部长简·让邦“事发后”的一番言论——“PS4的聊天系统要比WhatsApp这样的加密聊天软件更难破解。”巴黎警方也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袭击者没有留下任何电子足迹,有可能使用了小众化的通讯工具”。至于从主犯库阿奇兄弟寓所中搜出的一台PS4游戏机,更是做实了英媒口中的“作案工具”。

  媒体的这番推断,从技术角度来看并不算离谱。著名网络安全网站securityweek就在第一时间发表文章,对PS4聊天系统的安全性进行分析,指出其点对点、TLS非对称加密、AES256密文编码和2048位密钥等技术特性,从理论上是不可能被破解和监控的。

  来自政府官员的暗示,再加上专业技术人员的分析,一时间让PS4成为了袭击巴黎的帮凶之一。各路专家们自然轮番上阵,争相揭露这台全球最受欢迎的现役游戏机的滔天罪行。

  此时位于风口浪尖的索尼,只能被迫做出公关回应。在随后的声明中,他们对受害者表示哀悼,同时表示会继续完善PSN服务,鼓励玩家对犯罪信息举报——听起来有些不疼不痒,但也只能如此了。倘若此时宣布接受安全部门监控,必然会损害到玩家的隐私权。而面对舆论无动于衷,又会显得缺乏社会责任感……躺枪的大法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对此早就看不下去的PS4玩家们,也纷纷开始了回击。有人表示PSN的聊天功能实在是太难用了,恐怖分子也不会喜欢的。而且在巴黎袭击案发生后一个月,索尼才发布了能在手机上和PSN好友聊天的PlayStation Message。这意味着,要想策划如此大规模的协同袭击,恐怖分子们还得背着PS4和电视机到处跑,每当需要联络同伙就四处蹭插座和Wifi……

  还有好事者从比利时的官方文件中,找到了那位副部长关于“PS4成为恐怖袭击工具”言论的出处。这番明显被断章取义的发言,源于简·德让在巴黎恐袭发生三天前的一次议会辩论。其主旨也不是怒喷游戏机聊天功能会被不法分子利用,而是表达欧盟应该开发自己的官方通讯软件,以避免被美国情报机构监听的构想。

科技和游戏网站随后纷纷发表文章,谴责英媒捏造事实、混淆视听科技和游戏网站随后纷纷发表文章,谴责英媒捏造事实、混淆视听

  在2016年7月公布的11·13恐袭案调查报告中,军事情报部门最终认定恐怖分子的联络工具是50台预付费手机,恐怖组织据点内的那台PS4并未被收为证物——看来就连当局也想象不出来这个东西除了玩游戏,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用途了。 

  好了,通过上面三则以电子游戏为主角的“军政秘闻”,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套路:“新闻”的制造们只需要现实的背景、一定的逻辑,还有大众对电子游戏的偏见,就能让在互联网上展开病毒式的传播。而在为这些谣言撕去“新闻”的外包装,还原为笑谈的过程中,我们亦能收获到很多游戏以外的欢乐。

微信关注

热点推荐:

热点排行:


>